《桃花扇》簡介

站長新聞 尹華峰 瀏覽 評論來源:www.5290057.live

桃花扇作者:孔尚任(1648—1718),字聘之,又字季重,號東塘,別號岸堂,自號云亭山人。山東曲阜人,1684年,康熙帝南巡,到曲阜祭祀孔子,孔尚任被舉薦在御前講經,得到康熙帝的褒獎,被任命為國子監博士。1694年,孔尚任與顧彩合作的戲劇《小忽雷》在北京演出。1699年,孔尚任升任戶部廣東司員外郎,完成了戲劇《桃花扇》創作。孔尚任其他著作還有《出山異數記》、《湖海集》、《享金簿》等。

桃花扇簡介:《桃花扇》所寫的是明代末年發生在南京的故事。全劇以侯方域、李香君的悲歡離合為主線,展現了明末南京的社會現實。同時也揭露了弘光政權衰亡的原因,歌頌了對國家忠貞不渝的民族英雄和底層百姓,展現了明朝遺民的亡國之痛。

《桃花扇》是一部接近歷史真實的歷史劇,重大事件均屬真實,只在一些細節上作了藝術加工。以男女情事來寫國家興亡,是此劇的一大特色。該劇作問世三百余年來長盛不衰,已經被改編成黃梅戲、京劇、話劇多個劇種,頻頻上演。

《桃花扇》簡介

內容概要

明思宗崇禎末年,“明末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來南京參加科舉考試,落第未歸,寓居熒愁湖畔,經楊龍友介紹結識李香君,兩人情好日密。訂婚之日,侯方域題詩扇為信物以贈香君。

當時隱居南京的魏忠賢余黨阮大鋮正為復社士子所不容,得知侯方域手頭拈據,遂以重金置辦妝奩,托其結拜兄弟楊龍友送去以籠絡侯方域,意欲借以緩和與復社的關系,被李香君看破端倪,義形于色,退回妝奩,阮大鋮因此懷恨在心。

李自成攻占北京,馬士英、阮大鋮在南京擁立福王登基,改元弘光,擅權亂政,排擠東林、復社士子。時鎮守武昌的寧南侯左良玉以“清君側”為名兵逼南京,弘光小朝廷恐慌。因左良玉曾得侯方域之父提拔,侯方域遂寫信勸阻,卻被阮大鋮誣陷為暗通叛軍,侯方域為避害只身逃往揚州,投奔督師史可法,參贊軍務。阮大鋮等逼迫李香君嫁給漕撫田仰,李香君以死相抗,血濺定情詩扇。后楊龍友將扇面血痕點染成桃花圖,這就是貫穿全劇的桃花扇的來歷。

阮大鋮邀馬士英在賞心亭賞雪選妓,被李香君趁機痛罵以泄恨,但仍被選入宮中教戲。李香君托蘇昆生將桃花扇帶給侯方域,侯方域回南京探望,卻被阮大鋮逮捕入獄。

清軍渡江,弘光君臣逃亡,侯方域方得出獄避難棲霞山,在白云庵相遇李香君,在張道士點醒之下,二人雙雙出家。

《桃花扇》描寫了一個朝代的滅亡,造成這個朝代滅亡的原因不是某一個人的過失,承擔最后悲劇結局的也不是一個人,而面臨悲劇命運進行抗爭的也不只有一個人。所以,從悲劇主體來看,《桃花扇》的悲劇主體帶有群體性的特征。它描寫的是群體的悲劇。在個人與歷史的對抗中,人的力量永遠也無法最終戰勝宇宙和歷史,也永遠都無法超越自己所處的時代,所以,個人的毀滅是必然的。在揭示了這樣一種必然的結果后,《桃花扇》所展示的實際上是在注定的悲劇結局下個人的命運史。劇中的人物都有各種各樣的缺點和錯誤,但是作者原諒了他們的這些錯誤,而向更深的層次尋求原因。從這樣的角度來說,也可以說《桃花扇》是一部命運悲劇。人物不管怎么努力都無法擺脫自己的悲劇命運,而造成悲劇命運的原因,正如前所說,不是個人,也不再是社會,而是歷史的必然的力量。

與主流的大團圓結局戲曲不同,《桃花扇》是少數能夠將悲劇精神貫徹到底的作品之一。作者看到了現實生活中存在的不如意,但并沒有企圖掩飾或彌合這種不如意,作者與處于其中的悲劇人物一起思考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悲劇性事件,是否有一個可以指向完美的解決辦法,到了戲曲結尾,作者沒有而且似乎也不愿意再為這些不幸的人物尋找出路了,他通過人物的悲劇性結局更加清晰和殘忍地向人們展示生活中存在的對立和分裂,并且,這種對立和分裂是無法彌合的。

梁啟超贊嘆道:“結構之精嚴,文藻之壯麗,寄托之遙深,真可謂冠絕千古。”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