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荊棘鳥》讀后感

站長新聞 尹華峰 瀏覽 評論來源:www.5290057.live

題記:有一個傳說,說的是有那么一只鳥兒,它的一生只唱一次,那歌聲比世上所有一切生靈的歌聲都更加優美動聽。從離開巢窩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尋找著荊棘樹,值得如愿以償才歇息下來。然后,它把自己的身體扎進最長最尖的荊棘上,在那荒蠻的枝條之間放開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時刻,它超脫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聲竟然使云雀和夜鶯都黯然失色。這是曲無比美好的歌,曲終而命竭,然而,整個世界都在靜靜地諦聽著,上帝也在蒼穹中微笑。因為最美好的東西只能用深創劇痛來換取……

凡是寫《荊棘鳥》有關的文章,都不可避免的要引用這一段,我也不能免俗。含著淚水,帶著微笑,心中暗流涌動。我無以言表我對它的愛,我想讓自己化成清泉一滴,融入它的小河,靜靜流去,一去不回……

小說《荊棘鳥》讀后感

這是一個經典的愛情故事,大凡經典之作,都不能逃離被詛咒的厄運。悲情,會激發人類最深沉的共鳴!拉爾夫,一個以成為紅衣主教為終極目標的人,不能談情說愛,不能兒女情長,事實上,在他二十七歲的生命里,他以為可以做到,確實他也做到了。直到九歲的梅吉出現。他像長輩一樣的寵愛著她,陪她度過了美好的時光。終究,梅吉長大了,拉爾夫惶恐地發現梅吉已經成為美麗的少女,而愛的種子早已深深的埋在兩人的心中。梅吉對拉爾夫的愛正如拉爾夫對她的愛,但是,這注定是悲劇。拉爾夫沒有停息追逐大主教的步伐,他離開了,選擇了他認為最重要的。梅吉萬分痛苦,在對拉爾夫的深深思念中,選擇了一位和拉爾夫長相神似的年輕人,一心一意要過平凡人的生活。但他的丈夫一意追逐錢財,也遠離了她。在梅吉快要崩潰的時候,拉爾夫又出現了,他違背了誓言,在島上和梅吉真正的擁有了彼此。第二天拉爾夫離去,梅吉發現自己有了拉爾夫的孩子,重新點燃了生活的希望,她認為自己從上帝那里偷來了拉爾夫的一部分。時光逝去,拉爾夫的兒子戴恩逐漸成長,他完整的繼承了父親所有的美好,英俊,智慧,但最為諷刺的是,冥冥之中,他注定自己要追隨上帝的步伐,獻身與于宗教。梅吉感到深深的無奈,她認為這是上帝要拿回她偷走的東西,她說,上帝贏了。一次意外,戴恩溺水身亡……圍繞著這根主線,梅吉一家幾代人的命運交錯,感情纏繞,在作者行云流水般的語句里步步道來……

人物性格鮮明,展示的場景宏大,歷史地理,移民,故土,自然,幸福……《荊棘鳥》揭示的早已不是愛情的范疇,它揭示了人生的艱難,謳歌了生命的勇氣,闡明了人生需要刺痛心臟的疼痛,流出殷紅的鮮血,才能唱出生命的最強音。當然,我也感受到了作者在刻畫人物特征時缺乏的全面公正性。比如對于菲的描寫,不悲不喜,榮辱不驚,雖然作者力圖構造的是一個默默承受命運而又努力持家的女子,但我看來未免過于單一。還有伊絲婷的叛逆,以及盧克在婚前婚后的截然不同,都讓我感到了一種極端的不悵然。最后對于戴恩的結局設定,因為她是梅西從上帝那里偷來的,那戴恩就一定回歸于上帝嗎?這難道必須彰顯上帝無所不能的力量嗎?這些處理,都讓我感到遺憾。

在閱讀時,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我立刻想到了《飄》,又被譯為《亂世佳人》,因為無論從文筆上還是內容上,二者頗有異曲同工之處。

第一,都是以愛情為主線。《飄》講的是郝思嘉為追求自己心目中完美無缺的希禮,而無視瑞得對自己多年來的苦心付出,待到最后覺悟時,為時已晚。女主都有心儀的對象而求不得,一個是上帝的代表,一個是自己虛幻勾勒出的圣人。

第二,書中都涉及了戰爭場景。《荊棘鳥》描述的是二戰對澳大利亞以及世界各地的影響,死亡,疾病,貧窮,而《飄》是以美國南北戰爭和戰后重建時期為背景,也涉及到社會變遷及戰后人們遭遇的后遺癥。

第三,女主人公都才貌雙全,機智勇敢,在家鄉遭受天災,國家經歷磨難時,表現出大無畏的精神,用女性柔弱的雙手撐起家人的一片天空,無怨無悔。更有趣的是,她們都有一位血統高貴舉止優雅的母親,還有一位粗俗狂放卻又努力善良的父親。

第四,作者都善于描寫人物外貌特征,刻畫人物細致的心理活動。我喜歡觀看作者呈現出來的整個時代的面貌,尤其小細節的描寫,比如人物的服裝裝飾,飲食習慣,都會讓我無限想象這個時代的整體面貌。這或許是由于兩位作者都是女性,能通過女性的慧眼來捕捉男人無法注意的細節。

兩部小說有諸多不同。《飄》里的郝思嘉更加立體,更加能彰顯人類的多面性,自私,貪婪,但又堅強,善良,人性中的善與惡參半交織,倒更像是我們自己內心真實的寫照。但梅吉就脆弱的多,屈從于命運,雖然最后也得到過拉爾夫,但她就像小花一樣無法掙脫風雨的襲擊,擺脫自己的命運。所以在兩部小說里,對待宗教的態度也顯露無疑。郝思嘉,其實也就是作者,希望上帝與自己同在的時候,也希望自己也能改變上帝,而梅吉的隱忍,可能更多的是作者對待上帝虔誠的信仰。

另一個不同,《飄》的語言描寫更加頻繁,這對于愛看熱鬧的我是一種福利,言語可以更直接的表達感情。而《荊棘鳥》的語言要嚴肅的多,讓我感受到心靈的洗禮。

總之,兩部巨作都會使我情迷,不能自已。我一直喜歡外國小說,就是因為她們語言充滿了智慧,發人深思,震懾靈魂。反之,中國古代小說就遜色的多。當然,我先要排除掉唐詩宋詞。唐詩宋詞是中國文化最偉大的代表和結晶,她的美無與倫比,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偉大。但是于小說這一塊,我就不是那么太喜歡。比如《聊齋志異》,比如《三言》,比如《閱微草堂筆記》,再比如這幾天一直翻閱的《三俠五義》。這些故事都是獨立的,個體的,沒有一定的完整性。每個故事情節大同小異,而且都充斥著濃濃的鬼神色彩。因果報應,生死輪回,雖然也屬于中國勞苦人人民的信仰,但是于西方的上帝不同,不同于上帝是在人們心中,進行道德的約束,而中國的這些小說里,菩薩也好,鬼怪也罷,已經是成為客觀存在,直接參與到人類的行為生活里,這一點是比較可笑的。或許這就是封建文化對人們深深奴役的結果,因為底層人民無法反抗,所以借助第二世界外力來規則現實生活,滿足自己的愿望。簡言之,就是想要得到美好,你就得不停的做夢!

另一個讀外國著作對我比較震撼的事情就是女性的地位。在中國的五千年文化里,體現出來的是社會對女性的個性的壓抑和迫害。女人地位低下,不得在公眾場合拋頭露面,不得參與政治活動,尤其是結婚后更要對丈夫馬首是瞻,百依百順。什么三綱五常什么貞節牌坊,女人成了男人的附屬品,也是整個社會的裝飾與祭品。但看外國文學,覺得很爽。比如說《飄》里的郝思嘉為了生存嫁了三次,丈夫死后,但周圍的人并不會以此來說事,比如說梅吉也和盧克婚姻不幸選擇回到娘家,受到母親和弟弟們的熱烈歡迎,在中國,這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尤其我注意到法國作品里,在上流社會里,一個貴婦擁有幾個情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怪不得法國為浪漫的國家。從中我們可以窺見西方的觀念是開放的,所以它的經濟也是開放的。在中國唐朝之時,女子服飾也較為開放,反映出當時社會的經濟也應該是開放的,符合潮流且與國際接軌的,“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這是我從中外作品中得到的一點啟示。

再有,中國的文字與繪畫總是成一體的。中國文字言簡意賅,寥寥幾句,畫龍點睛,而國外不缺的是對情與景大面積的鋪張敘述。如同中國水墨畫重在意境,神似,而西方油彩注重細節,給人的感覺是熱烈的直觀的。

另外,我想到了信仰。中國幾千年,有佛教道教,主流思想應該是儒家思想,教派應該是佛教。每一門派別,應該都是引導人們行善的。但是現在,我們現代人信仰嚴重缺失,我們不信天不信地,只信錢。反觀國外,基本上每個人一出生就注定要有所信仰,信上帝,信耶穌,在他們心中形成社會行為的道德底線。人,應該有所畏懼,才會有敬畏大眾之心,我,很迷茫,當我的一腔熱情不知交給誰才好。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有信仰的名族是有凝聚力的,我想,終會有一天,我會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信仰。

似乎扯遠了,再來說說《荊棘鳥》。我想,荊棘鳥,寓意著面臨劇痛挑戰的人生,但真的有一天,我碰到了我的拉爾夫時,我會像梅吉一樣奮不顧身的去愛嗎?答案是否定的。但是,當我們面臨生活的重壓時,我會迎難而上嗎?答案是肯定的。在生活里,我們會取舍,應該學會取舍。遠處是人生,近處才是風景。我們需要努力,但也不要忘記身邊的快樂,在簡單快樂中徐徐前進,這或許是折中的方法。

總之,看完小說,感慨萬分,真真是覺得自己能力有限,表達不及自己所想的萬分之一,將來某一天,當我有更大的胸懷,更好的文字能力時,我一定會用我的時間,精力去研究中外文化的更多精髓。

用《荊棘鳥》的結尾來結尾:鳥兒胸前帶著棘刺,他遵循著一個不可改變的法則。它被不知其名的東西刺穿身體,被驅趕著,歌唱著死去。在那荊棘刺進的一瞬,它沒有意識到死之將臨,它只是唱著唱著,直到生命耗盡,再也唱不出一個音符。但是,當我們把棘刺刺進胸膛時,我們是知道的,我們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們卻依然要這樣做,我們依然把棘刺扎進胸膛。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