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天天被人罵的公司上班,是一種什么體驗

雨觴讀書 尹華峰 瀏覽 評論來源:www.5290057.live

 上班族

  1

  一般情況下,會銷行里所說的大會指的就是311。而要解釋311是什么,這就有點復雜了。

  2

  “那樣的人你還給什么單子啊,”張姐把我拉到一旁,小聲指正我,“那一看就是個低保戶,就算半年不吃不喝也不見得買得起咱們一單貨……”

  早上六點,是早市人最多的時候。我和張姐站在進出早市必經的一個路口,發著傳單。九月份的天氣早晚已經轉涼,此刻晨風拂面,竟真的感到了絲絲涼意。

  我來這家會銷公司是經朋友介紹的。朋友介紹時只是說是一家保健品公司,我還以為是傳統的店面銷售或者批發呢,哪能想到會是一個我聽都沒聽過的會銷行業。

  會銷二字是簡稱,全稱是會議營銷。外行聽來此名似乎很是高大上,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冠上會議二字,都會變的高大上起來。我初聽這幾個字時,也是一陣陣心里發虛,這么一高端行業,我一個唯一閱歷就是每天打一百個陌生電話的某保健品公司的新人,如何能勝任?

  “我看好你!加油!努力!”

  面試當天就莫名其妙地被總經理給打了一針興奮劑,打得我暈頭轉向,讓我一度以為自己是個奇才,是顆金子,在總經理的慧眼下,我終于發光了。

  后來才知道,也是張姐告訴我的,那天總經理一共面試了十三個人,除了四個明確表示打死也不干會銷的,其他幾個全都被總經理打了這針興奮劑。

  聽張姐說完我還不相信。“總經理那么真誠的人,怎么可能會騙我?”

  張姐無比憐愛地看著我:“孩子,你今年幾歲?”

  3

  張姐比我大六歲,名副其實我該稱之為姐。可張姐卻不叫我妹,而是喊我“孩子”。不知是不是她母愛泛濫。或者是急于母愛泛濫。張姐已經奔三張的人了,可還沒能把自己嫁出去。原本今年希望很大,但是上個月跟相處半年的對象又分了,可憐嫁人再次無望。

  我聽公司里的前輩們說,張姐最近這兩年斷斷續續談過四五個對象了,每一個小伙子看著都挺不錯的,可每一次都是卡在了談婚論嫁上。問及緣由,竟全都是因為小伙子的家人對張姐所從事的工作有意見。這個意見還挺恐怖的,見光死。這意見只要一經被提出來,其結果保證會衍生出對張姐本人的多種評價。當然全都是反面的。評價有些時候甚至會演變成人身攻擊。

  張姐招誰惹誰了?

  不就是騙騙老頭兒老太太么!

  其實張姐自己也知道,她所從事的工作挺不招人待見的,甚至多少會讓人有些反感。不理解的,人前背后鄙薄幾句也是有的。張姐當然知道。張姐曾跟我說過,她初入這行的時候其實也沒打算長干,就是抱著掙幾個月快錢的想法,很單純地誤入了歧途。后來干著干著,她跟顧客相處的時間久了,多少生出了感情;又因為這行的工作有足夠的自由性,只要你想,總能找到充份的理由開個小差,所以漸漸的,張姐也就沒了換工作的想法。再者張姐的學歷也不高,又沒有一技之長,倒是想換遂心順意又體面的工作了,談何容易呢,所以就在這個行業一直干了下來,一干就是五年。

  最初一兩年,張姐也想著嫁了人就辭了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可是經過了一次又一次被現實的不理解打擊后,張姐竟越挫越勇,又有些跟自己較勁的意味,任父母苦勸,還就是不換工作了。

  “我一沒偷二沒搶,憑什么被人瞧不起?”張姐不止一次這樣對我說,“你看看街上這些挎著公文包的上班族,一個月掙三千多塊錢就滿臉的幸福優越感,瞧不起我早市發單子的,難道我要挨個拽過來跟她們說,老娘我月薪過萬嗎?”

  4

  新員工培訓為期三天,可我只聽了半天課,就被張姐拉出來發單子了。

  上午的培訓課程還沒結束。只見一女子沖進培訓室,站在門口掃視一圈我們新員工,最后目光定在我身上,抬手指我: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戰戰兢兢起身,禮貌地向前微微俯身:“我叫張晗。”回答完我還想是否要叫她一聲領導。因為我覺得面前這個盛氣凌人的女人肯定是個領導。不是領導也肯定是領導家親戚。我還在猶豫間,只聽女領導一聲令下:

  “行了,就你了。你,跟我走。現在。”

  我趕緊答應一聲,麻利地收拾桌上的培訓資料。

  我手上雖然麻利,心里卻不怎么情愿,因為我還挺想跟給我們培訓的這位玉樹臨風的王老師多呆一會的。從進來培訓室見到他的那刻起,我就開始兩眼發直了,他可真他媽帥。

  在我收拾資料時,我聽見王老師說:“張姐,什么時候分的員工,我怎么不知道?”

  女領導說:“剛分的。”

  “誰分的?”

  “我分的。”

  “這不行啊,”王老師上前阻攔,“分人得人事定,不能你說要誰就要誰。”

  我一下愣住了。也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知為什么,我的臉突然有些熱。

  我看看身旁一同接受培訓的新員工,發現他們也全都在看著我。目光千奇百怪。

  我剛要坐下,卻聽女領導說:“要么她跟我走,要么你跟我走。”

  王老師冷笑一聲:“我憑什么跟你走啊。”

  女領導說:“那我跟你走吧,親。”

  王老師一摔白板筆:“她是你的了!”

  5

  就這樣,在我還沒有完全搞懂會銷究竟是個什么玩意的時候,卻莫名奇妙地成了銷售三部二組的新伙伴。

  女領導就是我的直接領導,二組組長,張淑萍。

  張姐帶著我去見了三部的部長李海。

  李海三十多歲,瘦瘦高高,一身工裝,長得比王老師差遠了。李部長簡單問了問我的年齡工齡什么的,就說:“跟著張組長好好干,這行的確挺辛苦,但付出總有回報,年輕就是要打拼……”

  李部長還沒說完,張姐就拉著我走了。走開幾步后附耳小聲對我說:“話癆。”

  我下意識地回頭去看李部長,發現他面帶微笑嘴巴還在張張合合,隱約還能聽見點聲音,只是聽不清他在說什么,不禁一陣毛骨悚然,嚇得我趕緊轉回頭。

  張姐領著我去了二組辦公室,跟其他組員相互認識了一下。

  公司銷售部一共有四個分部,每個分部都是兩個組,每個組三四個人。

  三部是公司的主力部門,業績月月第一。而三部里又是二組每月拔尖。可想而知身為二組組長的張姐在公司里的地位是何等顯貴了。按老員工的說法,張姐就是我們王總的心肝寶貝。甚至有傳言說,張姐每次去相親,我們王總都要去廟里拜神,求她相親失敗。就是怕她成功嫁人后從了良,退出會銷界,那可是公司乃至會銷界的一大損失啊。

  好在神佛保佑,王總每次都能如愿。

  6

  歡迎新員工,張姐請吃午飯。

  在KFC張姐為我介紹了她的得力干將:葉紅、楊洋、何海芳、王冰瑩、張丹丹、王月華、張欣。

  我終于知道為什么二組業績這么好了,因為他們人多。

  一頓漢堡吃下來,幾個人七嘴八舌地培訓了我一通。主要是給我介紹了這個行業的諸多規則,以及潛規則。

  潛規則?

  “潛規則是文雅點的說法,”楊洋說,“實際就是……”

  楊洋這個名字挺中性的,男生女生都適合,娛樂圈里不是有個花樣美男就是叫這個名字嗎。但我們組的這個楊洋卻不是男生,而是個八七年的大姐。我們組清一色全是女生。后來我才知道,何止我們組,其他組也是清一色女兵女將。整個公司里戰斗在第一線的,除了講師,基本全是女性。看來這并不是我們王總的個人喜好,而應該是行業需要。

  楊洋說:“會銷這個行業,雖然不違法,但是有很多違規的地方,很多時候我們也要躲躲藏藏,遮遮掩掩……這里面的事情,不是一句兩句能說得清的,得靠你后期自己了解。”

  說了跟沒說一樣。

  張姐問我:“培訓的時候王鑫都跟你們說什么了?”

  王鑫就是上午給我們培訓的那個帥得掉渣的講師。

  我說:“就是對會銷這個行業做了一個簡單介紹。”

  “怎么介紹的?”

  “王老師說會銷是會議營銷的簡稱,說我們主要從事保健品的銷售工作,說我們主要是為顧客謀福利、送健康,說我們……”

  我還沒說完,他們已經哈哈大笑了出來。笑得我一愣一愣的。

  “謀屁福利,”葉紅說,“就是賣保健品給顧客。一切以銷售為目的。”

  葉紅是我們組年紀最長的,四十出頭了。其他幾人,除了王冰瑩跟我一般年紀,王月華、楊洋、張丹丹全都三十以上。張欣和何海芳雖不到三十,但也沒比張姐小多少。在得知她們的年紀后,我感觸頗多:這行的老齡化還真挺嚴重。

  葉紅接著說:“只要能達成目的,你可以極盡忽悠之能事。”

  張姐揮了揮手:“瞧你說的,好像我們真是騙子。你可別把她給嚇跑了,我還指著她上大會呢。”

  “也是,311讓她上,估計孫阿姨肯定出單。”張欣說。

  “我分她幾個老顧客,月底診療也讓她上吧。”何海芳說。

  我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

  心里莫名有些忐忑,但并不恐慌。跟她們相處了才一頓飯的功夫,我感覺她們都很——真誠。跟她們在一起我感到很輕松。這種說說笑笑的氛圍,極富感染力,完全沒有在之前那家保健品公司做電話銷售時的那種時刻壓抑的煎熬感。

  “那個,我說……”我覺得我該說點什么了,“我是不是進了傳銷窩點了?”

  她們又是一陣肆無忌憚地大笑。

  “傳你個頭啊。”張姐打了一下我的頭。

  接下來張姐就正正經經地給我介紹了會銷究竟是個怎樣的行業。

  7

  “會銷一詞確實是會議營銷的簡稱,而會議營銷是什么?簡單來說,就是在會場里完成銷售的一種營銷形式。大致的步驟是:邀請顧客;進會場聽講師講解產品;客戶經理也就是我們配合講師完成銷售。”

  “是不是挺簡單的?”張姐問我。

  我茫然地點了點頭。

  張姐見我有些似懂非懂的,就跟王冰瑩說,你再詳細給說說。

  “從哪說起?”王冰瑩眨著眼問張姐。

  張姐說:“我看過她簡歷,之前干過保健品,也算是半個同行,沒事,暢所欲言。”

  王冰瑩想了想,說:干脆,給你倒點干貨。

  “在咱們這行里,每一個步驟都有其指定的專業術語,或者稱之為行話吧。比如邀請顧客,行話就叫上人。上人有很多種,常用的是在老年人聚集的地方發放傳單,以‘憑傳單進店免費領取禮品’為誘導,拉顧客進店;這個環節也叫收新。顧客參加活動行話叫參會,就是安排顧客在事先布置好的會場里排排坐好,聽臺上講師介紹產品。而講師介紹產品,我們稱之為講課。這個講課就比較復雜了,你可以理解成是一種推銷,是一種夸大宣傳。而為了讓顧客相信講師的推銷,講師前期會做很多準備工作,圍繞這個產品,會巧立眾多名目,算是一種包裝。而為了這個包裝的完美與可信度,講師除了要包裝產品,更要包裝自己,給自己冠上各種響亮的名號。這個包裝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打動顧客。最后我們配合講師完成銷售的環節叫做攻單。就是結合講師在臺上講的內容,咱們要一對一跟顧客達成銷售。這時候就免不了有忽悠的成分了。大致就是這樣。”

  “會不會不道德?”我問。

  “這倒不會,”王冰瑩說,“咱們無非就是將產品功效稍微做些夸大而已,張姐就常說:面對顧客時1可以說成2,但0絕對不能說成1。這道理你理解吧?”

  我想了想,說,理解。

  張姐補充說:“騙是什么?無中生有那是騙。忽悠是什么?掛羊頭賣狗肉那是忽悠。這二者是有本質區別的。”張姐看著我,問,“你說說,這二者的區別是什么?”

  我想了想,說:“肉。”

  張姐拍拍我的頭:“第一眼就看中你了,果然夠聰明。”

  夸得我臉有些發燙。

  “你還算挺幸運的,剛來就能上會。”王冰瑩說,“一般來說,新員工不聽完三天的培訓課,是不會讓你們進會場的。就算進會場,也是讓你們站在邊上看著,了解了解,學習學習,不會分給你們實質性工作。這次張姐去培訓室選人時就說了,挑出來的人直接上手,邊做邊學,爭取讓你第一天上會就出單,在公司里創個記錄出來,給咱們組再添一記重彩……你可別辜負了我們,要加油啊。”

  我突然有種臨危受命的緊迫感,背挺得筆直,認認真真地聽著。聽完稀里糊涂地狠狠一點頭。

  點頭如畫押,反悔是小狗,就這樣,我正式成為了會銷界的一份子。

  ……

  來源:豆瓣

  作者:王領程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