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皮革廠倒閉7年,卻意外養活百萬街頭小商販!

網事熱評 尹華峰 瀏覽 評論來源:www.5290057.live

  “浙江溫州,浙江溫州,最大皮革廠江南皮革廠倒閉了……”

  2013年錄制的神曲,沒想到5年后,一語成讖,段子成真,江南皮革廠于2018年8月8日正式宣布倒閉。

  近日《溫州晚報》12版刊登的一則署名為“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管理人”的公告稱,面向公司債權人,對其破產財產實施二次分配,本次分配為最后分配。最后分配的破產財產分配額為人民幣6338292.36元。

  網友們這才發現,江南皮革廠真實存在,老板黃鶴確有其人,老板跑路也還在上演。

  但深扒完這家公司破產真相后才發現,真相和神曲可謂天壤之別,而且背后還有一段叔侄相救的悲壯故事。

  揭秘真實的江南皮革廠

  其實,黃鶴名下的江南皮革廠有兩家。

  一家“江南皮革廠”全稱為“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2002年在溫州機場大道附近成立,投資方為溫州江南控股集團,董事長黃作興,做閥門起家。

  后來投產后,創始人黃作興沒有直接管理公司,而是將工廠交給其侄子黃鶴經營,自己只占50%股份,黃鶴則占10%股份,但被任命為法人代表。

  資料顯示,投產開始,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一直經營良好,一度成為當地知名皮革企業。2010年實現銷售額3.41億元,利潤3425萬元。當年還在臺州臨海開了新廠,兩家工廠的產值合計達5億。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在生意最為紅火的時候,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也從未生產過成品皮包。其主營項目為PU合成革制造,合成革原料銷售。

  而另一家則成立于2010年,注冊地在浙江臨海市,注冊資本5000萬元,黃鶴持股62%,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第二家公司除了原料生產外,還有人造革箱包成品的生產,還涉足進出口貿易。難道地攤上的尾貨。出自這家廠?

  基本可以排除不是。

  因為媒體從溫州有關部門獲悉,在債務償還期間,當地相關部門主動參與了對接協調,確保員工工資妥善發放。

  但因處置得當,溫州從未出現黃鶴跑路后員工拿產品抵工資的情況。在民營經濟發達的浙江溫州,“黃鶴跑路”的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之后進入破產清算,這也僅僅是一起普通的企業破產事件。

  真實的廠長黃鶴

  嗜賭成性,欠下2.34億巨債

  真實的黃鶴,雖沒有流傳的那樣“帶小姨子跑路”,但也一直是個“膽大妄為”的家伙。

  1.嗜賭成性、欲望包天。

  黃鶴其實是個很有經商頭腦的人,人很聰明有天賦,曾將企業規模做到了溫州皮革廠老大,年產值上億,但卻有一個致命的軟肋——好賭。

  黃鶴好賭人盡皆知,但這次不知道是他自己賭博賭輸了,還是其他原因,因為有傳言說是被國際賭博集團的“做局”騙錢,欠下巨額賭債。

  于是在2011年,黃鶴忽然拿著公司的貨款跑路了。聽聞在他逃跑前夕,還在給為其貸款過的銀行致命一擊——竟然去騙貸。

  2.騙銀行貸款,膽大包天。

  失聯前,黃鶴多次以公司或個人的名義與銀行簽訂授信協議,期間騙過多家銀行。

  除了光大銀行,還與深圳發展銀行、溫州市龍灣農村合作銀行等機構存在借款糾紛,不僅貸款金額巨大,貸款手法也如出一轍。

  失聯前半個月,黃鶴夫婦就利用名下公司從深圳發展銀行溫州分行獲取500萬貸款。

  而2011年3月15日,溫州國信貿易有限公司與深發行溫州分行簽訂《綜合授信額度合同》,授信額度高達1億元。

  2011年3月18日,深發行溫州分行又向黃鶴發放500萬元貸款。

  緊接著,2011年4月初,黃鶴夫婦逃逸失聯。

  黃河此舉,直接導致溫州國信貿易隨之停業,深發行溫州分行緊急發出了貸款提前到期通知書,把為黃鶴擔保的四方擔保人都被告上了法庭。

  3.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黃鶴攜款逃跑、一去不復返,但他的傳說卻仍在江湖流傳,并且還意外為全國皮包小商販,開辟了一條新的營銷套路。

  黃鶴“跑路”故事

  竟養活當地“三無商販”7年

  按理說,黃鶴并不是第一個跑路的老板,2008年經濟危機后,很多江浙的老板都跑路了,跑路的老板那么多,倒閉的企業那么多?為何江南皮革紅遍大江南北?

  故事要從一個名叫余小龍的業余音樂人這里講起。

  當年,一個醉漢來到他這里,告訴了他江南皮革的故事,還給了他一張皺巴巴的紙頭,上面寫的就是大家在音頻里聽到的那些:“黃鶴不是人,帶著小姨子跑路了”……

  他很同情這個醉漢,以為真的是員工失業,沒收錢幫忙錄了這一段,最后醉漢給了他一個“江南皮革廠”的錢包作為酬勞。

  但他后來才知道這個錢包根本不是江南皮革的,不知道哪里的三無產品,沒多久這段音頻就火遍全國大街小巷。

  因為廣告詞過于直白刺激,很多市民在經過時,往往會停下腳步看一看地攤上的皮包,向老板打聽黃鶴跑路的事是不是真的。

  而這段音頻已被奉為營銷界業內人士的經典案例,只因抓住了人性兩大痛點。

  一來變相說我的皮具箱包都是“江南皮革廠”的真貨。二來證明我是多么的凄慘需要大家的幫助……至此,這首歌曲淪為假貨傾銷的托詞,而網上更是炒作的一塌糊涂,淘寶上同步推出周邊人氣產品。

  甚至還有人有假冒黃鶴的人開微博,然后被人發現后賬號被封。

  甚至各種版本的黃鶴與小姨子的愛情故事也來了,還有話劇和舞臺劇,甚至有些為黃鶴翻盤,說他是一個多情的種子,不忍家族的壓迫與灰姑娘私奔。

江南皮革廠倒閉7年,卻意外養活百萬街頭小商販!

  以上種種營銷手段,對溫州商人的整體信譽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溫商再也無法忍,集體站出來維權。面對污名化,溫商們決定為自己“正名”,在全國開始瘋狂打假。

  從13年10月中旬開始,數百名溫商收集證據并向當地工商、城管、公安等部門舉報,要求打擊以“黃鶴錄音”詆毀溫商方式叫賣商品的行為。

  對此,相關地區政府部門進行了多次聯合執法,并查獲多名用“黃鶴錄音”叫賣的商販。經工商部門摸排查證,這些攤販與“黃鶴”毫無關系,錄音只是推銷手段,所售皮具也非溫州產品,均為從當地進貨商批發的“三無”產品。因銷售“三無”產品、虛假宣傳,相關商販先后被執法機關給予了行政處罰。

  至此全國的三無皮具商販才消停了下來。

  如今,江南皮革廠的破產清算終于迎來尾聲,三無商販的營銷梗也該換一換了。

  在次要說明的是,破產之后,警方不會抓捕黃鶴,因為黃鶴的好叔叔黃作興,已經變賣房產及時付清了所有債務。

  所以從此法律上來說,江南皮革廠并不存在債務糾紛等違法行為,只能算正常企業破產。

  如此一來,下落不明的黃鶴,只要他不想出現,恐怕要永久成謎,一直消失在江湖中了。

  說到底,整個事情最可憐的應該還是給黃鶴擦屁股的叔叔,事件發生后,61歲退居二線的他,在第一時間站出來背下了所有的鍋,變賣家產還清了所有債務,并且從始至終都沒有發表過任何對黃鶴的言論和看法。

  黃鶴的叔叔是中國著名的閥門專家,在這位商人眼里,誠信大于天,錢沒了可以再賺,但決不能失信于人,這是經商的第一金律,黃鶴不懂,但他的叔叔懂。

  以上這就是江南皮革廠的全部真相,最后只想說,我們誰不知道禍會從何處來,能做的就是努力經營好自己的業,進而獲得更多的財富和資源,爭取未來擁有有抵御更大風險的能力,才不至于在風險來臨時,風一吹就倒。

    發表我的評論
    取消評論

    表情

    您的回復是我們的動力!

    • 昵稱 (必填)
    •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友最新評論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